悦兮

老九门副官:佛爷自有佛爷的道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佛爷带的兵就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沙海张日山:佛爷自然是放不下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生命是佛爷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生命是献给佛爷的。

他将他奉为神祗视为信仰看做底线。






部分图片来源见水印(不妥删)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找个文。先谢谢大家。

早上看到篇文:副官洗澡没关门,佛爷来送衣服时看见了,还问副官是不是故意的。我早上正看着去拖了个地回来就找不见了。

占tag致歉。

剪了个有点小色的视频,大家看的时候尽量带着耳机哦😊

【启副】张启山×张日山 UP主: 依稀k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9797205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more&bbid=A81F4CE5-FB4B-4FA8-87B1-86A5EBE7348320805infoc&ts=1534725994222

为啥他(她)们和佛爷之间没有――呢?
张大佛爷表示:没人配和我做情敌😊。

好想听张老师讲课😀

尹南风―张日山(单恋)
梁湾――张日山(暧昧)
小副官你变了😭😭😭
唉!尽管谈吧,能结婚算我输。
小副官你面对女朋友时,就一个劲的给她讲你和佛爷:我和佛爷都出生于东北长白山下的张家老宅,我俩的名字都是根据长白山起的,佛爷的山高我的低。长白山有着我们最美好的回忆……(此处省略(青梅竹马的傲娇大哥哥和呆萌小包子的美好日常)好多万字)。
我们几经周折终于从东北逃到长沙……(此处又省略(两小无猜的兄弟俩在逃难路上生死相依,不离不弃,海誓山盟的感人场面)十几万字)
佛爷刚到长沙根基不稳,总有些人找事,我把那些对佛爷不敬的人都杀了,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的神。刚到长沙时,佛爷不习惯吃湘菜,我就学做了几道东北菜,可是不太成功,佛爷居然非常开心的都吃了还夸我:日山做的,永远都是最好的。
八爷经常取笑我,说我是佛爷的童养媳,上的战场,下的厨房,总是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。佛爷对我而言是神祗,是信仰……(此处又又省略(霸道军阀俏副官的虐狗日常)百万)
女朋友:张日山,你整天佛爷佛爷的,把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挂在嘴边,你和鬼过吧。
日山:不要在让我听见你说佛爷不好,滚。
启副党:完美😎😎😎

张家男人都是极品
😍😍😍

一拜天地

刚听了一拜天地,虐的我眼睛都哭肿了。他一生做过三次新郎。第一次,他是大王,把地主的儿子当女儿抢了,索性压着少爷做了压寨夫人;第二次,他投了革命,拉着少爷去首长那领本本,不给,干脆自己画了一个;第三次,他们被揪斗,并排跪着,造反派要他们磕头,他不干,少爷笑着唱“一拜天地”——两个头磕下去,再没抬起,终做了一世夫妻。



瞬间想到了启副,脑补了一下虐恋情深。

张启山这一辈子说过三次我娶你。
第一次,张家小少爷看着婶婶怀里白白嫩嫩的小包子笑着说“小山这么好看,长大后定要娶了做媳妇。”第二次,长沙布防官看着怀里的少年笑意盈盈“等了这么多年,可是成年了,明个就让老八算个良辰吉日,娶了你”。少年害羞“佛爷,等将来战争结束,再定”。第三次,终于:少年长大,战争结束。他牵着他的手说“这次,定要娶了你”少年笑而不语。可是,中央高级将领张启山一个月后前往格尔木疗养院。

格尔木疗养院里满头白发的张启山一脸温柔的凝望着腿上的红纸,手指轻轻的划过每一个字:他和日山的结婚证。
想起了自己临走前的那个夜晚,日山将他拉倒书桌前,手指着桌上放着两张红纸“哥,我们虽然领不了结婚证,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写”。他的爱人坐在桌前,他俯身将他圈在怀里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在纸上写着:从兹缔结良缘,订成佳偶,赤绳早系,白首永偕,花好月圆,欣燕尔之,将泳海枯石烂,指鸳侣而先盟,谨订此约。结婚人:张启山  张日山。中华人民共和国  张氏夫夫结婚日…写到最后,少年终是忍不住在他怀里放声大哭,“我们只是…只是想在一起,怎么就这么难…难啊”泣不成声。他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喃喃着“是啊,怎么就这么难”。怀中的人渐渐的平息下来抬起头望着他“夫君,是不是该洞房了”。听罢,将人抱起直接走进卧室放在床上抵死缠绵。
天快亮了。他一夜未睡就这样望着怀里的人怎么也看不够,从他第一次说娶他到现在都几十年了,也没娶成,若真的有来生,他绝对要堂堂正正的娶了他。这么多年少年的容颜都没怎么变过,一如当初长沙城里那个唇红齿白笑起来跟个小狐狸似的他的副官。他知道就算在过几十年怀里的人也是这般容颜,离开他身边也好,他走后新月饭店的人会来接他,尹新月那丫头虽然有些刁蛮任性,可人还是不错,有她照顾日山,自己也能放心不少。天已经亮了,轻吻少年的额头总有万般不舍也该离去了。轻闭房门,将书桌上的婚书小心翼翼的收好放在贴身衣物里,彻底离去。
外面阳光很好,一切都好,只有他们不好。
人老了,时日不多了,精神也不大好,想着想着也感觉困了,闭上了眼仿佛回到了年少时:他们一直都在长白山,在哪里:十里红妆、凤冠霞帔、红烛高帐、一拜天二拜高堂、夫妻对拜、送入洞房他总是娶了他的日山…

他们都躲过了枪林弹雨,却中了人心叵测。

今天中午看铭恩的生日会直播,三叔说他选铭恩的原因是:铭恩是一个很甜的男孩,特别甜,还很酷。所以铭恩有了一个新称呼叫“酷甜男孩”😊。三叔还说“沙海里的副官已经是九门之首了”。期待“酷甜男孩”下半年霸屏。

听说明天有流星雨,铭恩可以同时许好多个愿望。这么甜的男孩连上天都忍不住给开小灶(一个小时可以许愿50次)。奶恩魅力无限。😍